各地的先驅者

把福音帶到墨西哥

Meliton Gonzalez Trejo: Translator, Missionary, Colonizer

Matthew G. Geilman

藍眼睛的梅力頓‧特瑞賀來自西班牙的加爾甘塔勞利亞,1 他的體型雖小,個性卻是勇敢堅毅。2 他生於1844年,家境頗為優渥,因此能夠就讀軍校,成為軍官,並到法國的波爾多大學深造,接受高等教育。 不過,這條路讓他的人生境遇從此改觀,是他或他的家人始料未及的。 特瑞賀在一次場合中「聽到有位同袍談論洛磯山脈有一群『聖徒』,他們被神的一位先知帶領到那裡。」 那時候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便「迫不及待地想要見這群人。」3

為了更接近美國,他爭取外派到菲律賓,但去到那裡後,「軍務纏身,讓他暫時忘記自己要求外派的初衷。」4 然而,後來他生了一場大病,又重新燃起去洛磯山脈的渴望。 梅力頓求問主他該怎麼做,主答覆他的祈禱,讓他作了一個夢,「夢境讓他非常地滿意,他一直將此夢視為非常神聖。」5 在這次經歷的提示下,他把自己在菲律賓的事務安排妥當後,前往一個對他而言完全陌生的地方和文化。他於1874年7月4日抵達舊金山,不久便來到鹽湖城。 除了百翰‧楊會長外,特瑞賀從未跟任何人分享過那個夢的細節,6 但那個夢對他肯定影響甚鉅,而他抵達猶他的時間點更是令人覺得神奇。

因為就在特瑞賀抵達猶他的前一個月,百翰‧楊才召喚兩位弟兄,要他們準備到墨西哥傳教,並翻譯「摩爾門經的節錄本。」7 但以理‧瓊斯和亨利‧貝里辛都懂一些西班牙文,8 不過卻能力有限。 瓊斯寫道:「我們開始研讀,為翻譯之事作準備。 雖然我相當懂西班牙文,但還是覺得需要深入研讀才有辦法翻譯。 譯文若要達出版的程度,更是需要精深的學識涵養,這是我們兩人都欠缺的。」9 特瑞賀的到來是一大祝福。 他很快就接受洗禮,並向百翰‧楊表示,「他最深切的渴望就是將摩爾門經翻譯成西班牙文。」10 他的翻譯貢獻後來證明價值非凡。

這第一本西班牙文版摩爾門經又稱 Trozos Selectos del Libro de Mormon (摩爾門經節錄本),內容雖然只有100頁,卻是摩爾門經西班牙文版的重要一步。 當時的德撒律新聞出版社共印了1,500本,1875年9月,第一批傳教士出發前往墨西哥時,便是把這些經文馱在馬背上,帶到墨西哥去。11 這第一次到墨西哥的傳道,本質上較趨於探勘遠征,而非傳統的傳道工作。 這批傳教士把上百本的 Trozos Selectos del Libro de Mormon 寄到墨西哥各地,西班牙語世界的人首度得以見到摩爾門經部分的信息。 特瑞賀並沒有隨這個探勘隊伍去傳教,不過他對這次傳道影響重大。12

後來,特瑞賀有機會親自擔任傳教士,向說西班牙語的人民傳道。 1876年,百翰‧楊派了第二批傳教士到墨西哥,特瑞賀也是其中一員。 1877年5月,他和同伴路易士‧葛夫在厄莫休為五個人施洗,他們是「舊墨西哥」時期最早的教會成員。13

1879年,為了回應墨西哥城對教會感興趣的人士,14 教會領袖決定派十二使徒定額組的摩西‧沙哲長老開啟該國心臟地帶的傳道事工。 他挑選了特瑞賀和詹姆士‧史都華(1875年到墨西哥首批傳教士之一)隨行。 特瑞賀花了約一年時間在墨西哥城和附近地區分享福音, 同時也繼續把教會的一些資料翻譯成西班牙文,包括帕雷‧普瑞特的著作 警告之聲(Una voz de amonestación)15 以及教會領袖的一些證道詞。 這次到墨西哥的傳道工作在許多方面而言,是教會在墨西哥正式工作的開始,而特瑞賀正是主力人員。

史都華和特瑞賀返鄉後,協助完成西班牙文版摩爾門經的翻譯工作,該書於1886年發行出版。16 他們在個人的紀錄裡,對此翻譯工作的重要性著墨不多,17 但其譯作帶來的影響,造福了拉丁美洲無數教會成員的生命。 他們的原譯日後雖然有所調整和修正,但是他們忠於原著、努力翻譯出來的作品,對於把復興的福音帶到西班牙語世界可說是功不可沒。

除了這最初幾次的傳道事工和翻譯工作外,特瑞賀的一生都獻身於服務和福音。 後來在教會領袖的指派下,他來到摩爾門在墨西哥的殖民地之一:酋酋帕殖民地屯墾定居。 墨西哥革命前,他和家人一直都待在那裡。1912年,他們和上千名聖徒同胞被迫逃往美國。 特瑞賀在亞利桑那州聖大衛把家人安頓好之後,又返回酋酋帕取回一些個人物品,包括他的日記以及西班牙文版摩爾門經的翻譯手稿。

關於特瑞賀返回酋酋帕之後發生的事,歷史紀錄眾說紛紜。 根據他兒子的日記,特瑞賀返回墨西哥期間,曾藏匿墨西哥革命的英雄人物龐丘‧維拉,讓他躲在他家閣樓一晚。 隔天當貝努蒂亞諾·卡蘭薩的軍隊前來搜尋維拉時,他們把特瑞賀的牛犢全射殺光,還威脅要絞死他,接著把他的房子燒成灰燼。 後來他們強行監禁特瑞賀,逼他在墨西哥的學校教了好幾個月的書,不讓他與家人聯繫,也不讓他們知道他還活著。 所幸他活了下來,大家才知道這段故事,不過令人遺憾的是,他絕大部分的個人紀錄都被那場大火燒毀。18

幾年後,特瑞賀於1917年去世,並下葬在亞利桑那州聖大衛的老家附近。 據說,每次他一談到自己的見證時,都會雙手拍著胸脯,說:「福音的真理就是像這樣敲進我的心坎。」19 特瑞賀在最需要他的時候作出犧牲,去做一項只有他能勝任而且已準備好去做的事工。 他是位翻譯員、傳教士、殖民者,雖然大多數人不認識他,但他對於教會在墨西哥早期的發展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來自西班牙的他,後來的一生跟著一群遠在異鄉土地,卻與他說著同樣語言、熱愛福音的人民交織在一起。

註腳

[1]加爾甘塔勞利亞是一個小鎮,位於西班牙西部卡賽雷斯省。

[2]Trejo family interview: Salt Lake City, Utah, 1973 February 8, 1–2,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3]K.E. Duke, “Meliton Gonzalez Trejo: Translator of the Book of Mormon into Spanish,” Improvement Era, Oct. 1956, 714. 關於特瑞賀早年的歷史,這篇文章的記載最為詳盡。 令人遺憾的是,特瑞賀的個人紀錄都在墨西哥革命期間被摧毀了(see Trejo family interview, 35)。 K.E. Duke娶了特瑞賀的一個孫女,顯然能透過這個家族關係和其他幾個在他自傳中提到的來源(只不過他當時手邊沒有),得到關於特瑞賀的資料。

[4]Duke, “Meliton Gonzalez Trejo,” 714.

[5]Duke, “Meliton Gonzalez Trejo,” 714.

[6]Trejo family interview, 16.

[7]Daniel W. Jones, Forty Years among the Indians: A True Yet Thrilling Narrative of the Author’s Experience among the Natives (1890), 220.

[8]Jones, Forty Years among the Indians, 19; see also Andrew Jenson, Church Chronology: A Record of Important Events Pertaining to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1899), Mar. 20, 1898.

[9]Jones, Forty Years among the Indians, 220.

[10]Duke, “Meliton Gonzalez Trejo,” 715.

[11]這個探勘隊有但以理‧瓊斯和他的兒子威利‧瓊斯,詹姆士‧史都華,希拉曼‧普瑞特(帕雷‧普瑞特的兒子),羅伯特‧斯密,艾蒙‧但尼,以及安東尼‧伊文斯。 See Jones, Forty Years among the Indians, 233.

[12]第一批被派到墨西哥探勘的傳教士到底是哪幾位,多年來這個問題令人困惑不已。 對於這前兩批到墨西哥的傳教士,許多歷史記載眾說紛紜,有的說第一批到墨西哥的傳教士中有特瑞賀, 但比對第一批傳教士中的日記時,特瑞賀卻不在內,顯示但以理‧瓊斯的名單是正確的。

[13]“An Arduous Mission,” Deseret News, Dec. 12, 1877, 717; see also “Mexican Mission,” 1877, Mexican Mission manuscript history and historical reports,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Louis Garff journal, as cited in F. LaMond Tullis, Mormons in Mexico: The Dynamics of Faith and Culture, 2nd ed. (1997), 4.

[14]普拉弟諾‧羅達卡內地收到一本由第一批傳教士寄送的摩爾門經節錄本。 他和幾位同事確信此書的真實性後,便寫信給約翰‧泰來會長(see Tullis, Mormons in Mexico, 34–35, 48)。

[15]警告之聲最初於1837年發行的,西班牙文首版則是於1880年發行。 列在標題頁的譯者有特瑞賀、史都華和羅達卡內地(墨西哥城的第一位歸信者)。

[16]See Eduardo Balderas, “How the Scriptures Came to Be Translated into Spanish,” Ensign, Sept. 1972, 29. 這個西班牙文版的格式是依照摩爾門經1879年的英文版翻譯的,即有分章節,無註腳。 在1886年的翻譯工作中,除了特瑞賀和史都華以外,扮演重要角色的人還包括奧利瓦斯‧艾歐伊(see Moses Thatcher letter to John Taylor, July 15, 1884,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see also George Q. Cannon letter to James Z. Stewart, Jan. 19, 1885,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17]在他們的個人紀錄中,他們對此翻譯經驗的著墨不多,只有史都華在日記中提到他們開始翻譯和結束翻譯的日期,還有他們翻譯的進度。 他在1884年6月21日的日記只簡單寫道:「完成西班牙文版摩爾門經的翻譯」(see James Z. Stewart papers,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關於1884年完成翻譯這件事,在特瑞賀的家庭聖經中也有註明 (see Meliton G. Trejo collection,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18]E. Jean Fisher Duke, “A Prayerful Man in the Mexican Revolution,” Information concerning Pancho Villa and Mormons in Mexico, undated, Church History Library, Salt Lake City. 這份紀錄顯然取自梅力頓‧特瑞賀的兒子:以馬內利‧特瑞賀。 See also Duke, “Meliton Gonzalez Trejo,” 715; Trejo family interview, 35.

[19]Tressie M. Post, “Melitone Gonzales Trejo: The First Spanish Translator of the Book of Mormon,” Improvement Era, Mar. 1926, 429–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