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堅定的婦女

    有能力從事「偉大的善舉」

    Louisa Barnes Pratt Nurtured Saints in French Polynesia

    Brittany Chapman

    大溪地的女孩

    露易莎‧普瑞特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最早到法屬波利尼西亞傳教的婦女之一,她與丈夫和四個女兒於1851-1852年間在土布艾島上服務。 露易莎的丈夫,阿狄生‧普瑞特,於1843年5月11日由約瑟‧斯密召喚到太平洋群島宣講福音。 阿狄生和其他三位同伴於1844年4月30日抵達土布艾島,就此展開教導福音的工作,該地當時有數百位歸信者。

    阿狄生於1848年返鄉後不久,隨即被召回社會群島 露易莎和孩子們於1850年離開鹽湖谷,到當地與他會合。 露易莎在她的「回憶錄」中寫下她擔任傳教士的經驗──目前這些紀錄收藏在教會歷史圖書館──她於1879年,77歲時撰寫這本回憶錄。 她在回憶錄一開頭就寫下她蒙召喚的經過:

    50677915974580408330-eng
    Louisa Barnes Pratt

    大會期間〔1850年春天〕,湯肯‧多馬蒙召到該群島傳教,並受指派帶普瑞特弟兄的家人一起去。 這讓在場的我感到非常震驚,我已無法聽進聚會接下來的演講內容。 要透過陸路旅行1000英里,在海上航行5000英里。 還要為4個女兒縫製合適的衣服,才能將她們送往舊金山她們父親熟識的友人家中,我無法免除心中的恐懼,這些繁重的工作即將臨到我身上。 但藉著許多人仁慈地伸出援手和付出愛心,我才得以在1850年5月7日準備好,和鹽湖城的聖徒們揮手道別,踏上這段漫長的旅程。 百翰‧楊會長祝福了我;他說我在往返的路途中會平安,在主認為適當的時間,我會獲賜能力從事偉大的善舉,我會有能力勝過毀滅者,並斥責他遠離我的家,當我不在教會的這段期間,我的孩子們不會遭受死亡而離開我。 這些應許都已應驗在我身上;在一個幾乎喪命的情況下,我向神要求祂曾賜給我的應許,而這項應許的確實現了。 我們在舊金山與友人見面,他非常親切地接待我們,並提供我們所需的一切。 9月15日,我們啟程航向南太平洋群島。 在沙門船長駕駛的珍妮賀謝號船上,我們渡過了35天愉快的旅程。 我飽受暈船之苦;我的姊妹卡洛琳‧1科羅斯比也是,這真是世上最折磨人的一種病症! 我的女兒似乎一點也不受影響,她們可以在船隻左右晃動時,在甲板上行走自如。 我只有在聽到有人呼喊看見鯊魚、飛魚和信天翁時,才會稍微提起精神來。 我會趕緊跑到船的側邊,倚著舷牆,觀賞這些以前曾聽說,但從來沒見過的奇妙景觀。 航行結束後,我們在大溪地南方300英里的土布艾島登陸,我們滿心期待地尋找「普瑞特弟兄」,但 沒想到他不在那裡。

    當我們懷著焦慮不安的心情等待他從拘留處獲釋時,當地的居民向我們表達無限的仁慈與關懷。 國王很關心我們的生活是否舒適,並指示當地居民提供我們一切所需。

    露易莎‧普瑞特

    我們很快得知他被拘留在大溪地,因法國省長大人聽說其他傳教士已在前往該群島的路途上,因此下令普瑞特先生必須被限制離境,直到其他傳教士抵達。 …… 我們在焦慮中等待了三個月,他終於乘著由強森船長駕駛的英式帆船南下。 那真是美好的一天,能和當地居民,還有我們的女兒們在一起。 當我們懷著焦慮不安的心情等待他從拘留處獲釋時,當地的居民向我們表達無限的仁慈與關懷。 國王很關心我們的生活是否舒適,並指示當地居民提供我們一切所需。 但願所有的國王都能像良善的老湯瑪頭──那就是他的名字──擁有一顆善良真誠的心。 . . .

    普瑞特先生在傳道地區的同伴名叫便雅憫‧葛瑞德,他的妻子是當地居民。 同樣另外兩位長老也是白人,他們在該群島接受福音,並由「普瑞特和葛瑞德」按立。 他們都是良善而忠信的人;他們盡一切所能居中排解,讓我們在無法找到普瑞特弟兄,感到失望之餘提供協助。 當地居民以他們認為舒適的方式,為我們的傳道之家添置傢具,我們對他們的巧思讚嘆不已。 每件事物都充滿新奇和令人驚豔,我們的心思很自然地被轉移到令人愉悅的事物上。 美麗的花草樹木,好吃的水果,和我們不曾見過,有紅色、綠色鱗片,光鮮亮麗的魚;除了魚和家禽以外,每樣食物對我們來說都很新奇,即使同樣的食物,用截然不同的方式烹調,嚐起來就像是另一種食物,但都很美味,我相信所有和我一同前來的人都覺得,甚至從第一餐開始,就喜歡上這裡的食物。 我們一來到這裡就開始學習大溪地語。 當地的弟兄姊妹很認真地教導我們;如果我們稍有怠惰,他們就會感到焦急。 They would say to us, “ha pe pe, te ha piu, te parau tahiti.” make haste & learn to talk tahiti. 我的女兒很快就學會和孩子們說話;三個月內,最年長的女兒就能擔任口譯員,協助我在會議中和當地姊妹交談。 在當地將近一年後,我就能開始獨自在公開會議中站起來演講。 我也能迅速地提供翻譯,並用大溪地語寫信。 我初次嘗試時,當地的姊妹們對我表達喜悅之情,我的表現已超出她們的期望,同樣也超乎我對自己的期望。 這群如孩子般天真無害的人們,他們極大的信心、熱情好客、及他們在這小島上美麗的家園,在這塊(如滄海一粟)小天地,大自然將她豐盛的美景,傾注在這座宏偉的孤島上,千言萬語訴說不盡,目前最好的方式,就是寫在我完整的歷史紀錄中,希望有一天能出版。

    一年半後我在「pere hur」(崇拜之屋)裡的學校教書,安息日和平日都有上課。 我教導婦女編織;有些老人來到這兒也想學,因此我利用從加州帶來的紗線,教導他們編織吊帶。 我們拿椰子葉的梗當作針,還真好用。 那些婦女對於我嘗試教導給她們的一切事物都虛心學習。 . . .

    和這些可愛的靈魂道別時,心中很難過,特別是那些我們家庭曾收留過的孩子們。 然而主的大智認為離開的時候到了,由於該島屬法國保護地,因此省長下令所有英語系國家的傳教士離開,而我們也不確定多久之後他會命令我們離開。 離開土布艾島後,我們在大溪地待了三個月;長老們建造了一間房屋供商人賺錢支付我們在海上一切的開銷。 那座偉大的海中之島真是水果與花卉的天堂!過去我不曾見過,未來也再沒見過如此令人陶醉的美景。2

    由於法國政府頒布的法律限制,法屬波利尼西亞傳道部於1852年5月關閉。 阿狄生、露易莎和他們的孩子離開當地回到美國,並於1852年6月30日抵達舊金山。 自1852年12月到1858年1月,他們住在加州聖伯那地諾的摩爾門社區中。 為了響應百翰‧楊的號召,和聖徒們到猶他州聚集,露易莎和她其中一位女兒於1858年遷移至鹽湖城(其他女兒已於1857年比她們先抵達)。 阿狄生則留在加州,在他一生剰餘15年的大半時間中,露易莎和阿狄生分居兩地。 露易莎自1858年直到她1880年過世為止,都住在猶他州比佛郡

    註腳

    [1] 卡洛琳‧柯羅斯比和她家人在社會群島加入露易莎一行人,成為傳教士。

    [2] Louisa Barnes Pratt, Reminiscences, 78-80, 81-82, Church Archives.